第一百七十七章 沧海尽成空,万事皆到头 中

作者:独居者 |字数:5049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

    ................

    诡谲起风云,长安落日潇潇,飞雪中,梅花傲骨嶙峋,陌上风光浓处,第一寒梅先吐,拨雪寻春,燃灯续昼,安详院落梅开后,都说春近寒虽转,可梅舒雪尚飘,说的就是眼下的情况。

    低头踏雪归家

    匆匆而来的百姓,匆匆而归的百姓,守在城门的将士,庭院中尚有黄狗犬吠,龇牙咧嘴的朝着外面咆哮着,风雪遮住了家犬的眉,露出的犬齿格外的狰狞可怕。

    芙蓉好颜色,可惜不禁霜,寒梅傲骨寒,倒是耐的了这次风雪飘零。

    “相爷。”

    一声相爷唤醒了门前扫雪的董卓,来人见到这一幕,顿时愣在哪里。

    这样的董卓...

    他只曾见过一次,当年他初入西凉帐下时,曾见到董卓门前扫雪,自此之后,未曾见到董卓躬身扫雪,如今再见,却深知必定有要事。

    “忠明,文优死了。”

    简短的六个字,却透露出一股哀莫大于心死的情绪来,低头扫雪的人这一刻在无往日的肆意张狂嚣张跋扈。

    “是啊。”

    忍俊不禁的脱口而出的话,也透露了段煨的心是何等的低迷,甚至当他得知李儒身亡后,段煨内心甚至有点怨恨董卓,为何要那般对待李儒。

    但是这一刻,心头万般的责难,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相爷,可有末将要做之事?”

    “忠明,某可信你?”

    “可!”

    段煨赫然抬头,那双眼睛中燃着的是忠义之火,段煨一生忠义不曾辜负任何人,那双眼睛真挚的可怕,不掺杂半点的水分在里面,言简意赅的回应敲击着董卓的心。

    牛辅!

    乃董卓的女婿,同样的也是董卓的心腹,但不知当李儒死后,董卓却开始犹豫了,究竟身边有多少自己人变了....

    “查!”

    “查军中究竟有多少与王允等人纠缠不清!”

    “查某身边究竟有多少人与王允等人纠缠不清!”

    “这....”

    段煨双眼瞪大,不敢相信的看着董卓,查并非那么简单,董卓一句话下去,究竟要掀起多少的惊涛骇浪也未可知,正是因为知道其中的恐怖,段煨才会讶异,同时才会恐惧。

    此事,让他进退不得,甚至有点后悔今日踏入这座宫殿中。

    “忠明可有顾忌?”

    董卓那双眼睛阴沉的让人觉得可怕,似乎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董卓降下来的雷霆之怒给毁灭的一干二净。

    “有!”

    段煨的眼睛与董卓对视,没有半点的鬼祟,堂堂正正找不出半点的毛病。

    见董卓似笑非笑的神色,段煨重重的吞了吞口水,旋即一狠心当即道:“相爷,末将有一事斗胆相问!“

    “何事?”

    斗胆之言,本不应该说出来,但若是不说出来,岂不是害了自己的性命。

    背对着段煨的董卓,肥胖的脸上一阵抖动,冷静而沉冷的声音,段煨心头稍稍一阵的凉意,不过很快的反应过来后,当即朝着董卓道:“吕布、牛辅之流,末将可查?”

    无论是牛辅还是吕布,他们在董卓心目中的地位远远不是段煨可比的,倘若查到他们身上,惹怒了董卓,岂不是这条性命白白的搭在了这里。

    性命只有一条,任务是别人的。

    这点段煨看的格外的清楚,他可以战死沙场,但要他这般不明不白的死在官场的阴谋算计上,段煨不甘心!

    “可!”

    “末将还有一事斗胆相问!”

    “既是斗胆之言,就不要说了。“

    董卓开始有点不耐烦,甚至他能猜到段煨想要问什么,但他不愿段煨开口,有些事情,董卓纵然没有做过,但他希望永远的沉埋,毕竟当初那份情谊,董卓不愿就此放弃。

    “诺!”

    段煨闪过一抹不甘,但是再怎么不甘心也不能在董卓面前流露半分,董卓还是那个董卓,他还是他所认识的相爷,感慨只不过是一时之言。

    很快段煨退了下去,只留下董卓一人在内堂中。

    大约过一炷香的时间后,董卓背对着大门,轻咳一声:

    “让牛辅蠢货过来。”

    “诺。”

    等牛辅过来后,牛辅忐忑不安的看着董卓,生怕董卓一不高兴就把自己的脑袋给咔擦了,李儒死了,不得不让牛辅起疑心。

    李儒死的莫名其妙的,他生怕自己步入李儒的后尘。

    李儒何等人物,牛辅与李儒相处的时间最长,倘若说有朝一日董卓兵败身亡,他都不相信李儒会死,就这样的一位人物死了,饮酒过度身亡,死在了自己的府邸内。

    要是其中没有一二三的猫腻在的话,牛辅断然是不信,但眼下不信也不行了,李儒死了....

    像是一个警钟在他们这些人内心深处敲响了。

    下一个李儒究竟是谁?

    有可能是他牛辅!

    也有可能是段煨之流....

    贪生怕死并非可悲,乃人之常情

    “相爷。”

    在董卓面前,牛辅从来不敢自称小婿,生怕被董卓一巴掌给甩过去,直接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还是按照规矩,规规矩矩的喊上一声相爷为妙。

    “嗯。”

    董卓并未说话而是沉默不语,这样一下倒是给了牛辅无尽的压力,额头上的冷汗悄悄的冒了出来。

    太冷静了!

    完全不像他所认识的董卓,没有半丁点的动静,完全不知道董卓内心深处到底在想着什么。

    “你跟我多少年了。”

    “已有十五载”

    不知不觉中,当初跟随董卓到如今,已经过了十五年,而他如今也入了而立之年,时间过了太快,快到牛辅自己都未曾发现。

    “十五载了。”董卓满怀感慨望向苍天:“你随我十五载,你可让我相信?”

    “可!”

    不同于段煨的淡定以及肯定,牛辅可以说是慌不择乱的立即回应着董卓的话,话语中的慌张完全不掩饰。

    “你在怕什么!”

    董卓微微一皱眉,一股无形的压力朝着牛辅压迫而来,顿时本来躬身着的牛辅直接趴在了地面上,他所站的位置早已经湿漉漉的一片。

    “末将....”

    “末将....”

    ps:还有一更,不过要挺晚的,诸位大佬先去睡吧,不要等嘟嘟的更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