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新贵三人组

作者:陈证道 |字数:108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钟雨村是扬州府的新任知府,七月初九这天,钟知府在扬州城外的码头目送着御驾远去,总算松了口气。

    话说嘉靖帝朱厚熜是七月初三到达扬州城的,已经在这里待了五天,作为地方一把手,钟知府每天都得在驾前侍候,关键嘉靖帝还喜欢过问地方政务,了解民生民情,所以钟知府的压力不是一般大,每天如履薄冰,生恐做错了事说错了话,从而断送了自己的仕途。

    另外,昨天发生的一件事也让钟知府有点心惊肉跳。原来就在昨天,伴驾御史吉棠突然提出应该提前议定好天子祭拜生父兴献帝所用的礼仪。于是乎,濮仪派和新贵派的争论便再次引爆了。

    以张璁桂萼为首的新贵派主张以皇考的礼仪祭祀,而以杨廷和为首的濮仪派自是极力反对,主张以皇叔考的礼仪祭祀。于是乎,本应该到了南京才引爆的“火药桶”便被提前引爆了,双方引经据典吵得不可开交。

    作为中立派的扬州知府钟雨村顿时遭了无妄之灾,表态支持濮仪派吧,会得罪嘉靖帝和蒋太后,表态支持新贵派吧,又会得罪内阁首辅杨廷和,里外不是人!

    幸好,今天御驾终于离开扬州前往南京了,说来还得感谢户部尚书孙交,要不是孙尚书突然中风病倒,皇上也不会急着赶去南京探望。所以尽管很不厚道,但钟知府还是要在心里说一句:孙尚书这风中得好,中得妙,中得呱呱叫!

    扬州城距离南京并不算远,也就两百里许,所以御驾一行早上离开扬州,下午时份便抵达了南京城外的扬子江码头。

    皇上御驾亲临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更何况还有蒋太后和两位公主随行,所以南京的所有官府部门都运作起来了。南京城全城沸腾,比过年还要热闹,就连秦淮河上那些姐儿的生意也比平时火爆了几成。

    此刻,南京城中所有排得上号的官员都到城外迎驾去了,自然包括了徐晋。

    首先从船上下来的是鲜衣怒马的腾骧卫和羽林卫,紧接着是锦衣卫,但见虎豹开道,旗帜招展,一国之君出行,排场可不是一般的宏大。

    隆重的仪仗队行过后,一顶明黄伞盖终于在金吾卫的严密保护下从船上下来了,只见大明天子朱厚熜神采飞扬地踏上了码头,身后跟着一在群“衣冠禽兽”(文官的官服绣飞禽,武官的官服绣走兽,合称衣冠禽兽),为首之人正是内阁首辅杨廷和,内阁次辅费宏也赫然在列。

    南京兵部尚书王守仁、南京户部尚书汪俊等一众部院一把手带头跪倒行礼,高呼:“恭迎吾皇圣驾,万岁万万岁!”

    朱厚熜这小子今年已经十七岁了,估计是经常运动的原因,身量飙高得十分明显,正提身姿挺拔,英气勃发,再加上御极三年有余,举手投足都流露出一股帝皇威仪,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如履薄冰的藩世子了,少年天子羽翼初丰。

    “诸位爱卿平身!”朱厚熜微微抬手郎声道,目光迅速地找到了人群中的徐晋,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喜色。

    “谢皇上!”一众大臣站了起来,徐晋这才有暇打量面前的嘉靖帝,二人目光相接,后者不着意地眨了眨眼。

    徐晋徐晋会心一笑,同样不着意地点了点头。陆炳那小子是有心人,见到这一幕不由有点泄气,暗忖,看来上次的挑拨作用并不是很大啊。

    接下来,在一众大臣的簇拥之下,御驾一行直入南京城,前往皇宫大内安顿。送至皇宫门前,所有官员不约而同地止步。皇宫大内,非奉诏不得入内,而且眼看就要天黑了,按照规定,落黑后宫门就得落锁,任何人不得进出。

    官员们开始纷纷散去,各自安顿住宿去了,徐晋这时才有暇行到费宏面前,恭敬地一揖行礼道:“学生见过恩师。”

    看着眼前这名得意门生,加双料侄女婿,费宏温和地点了点头道:“子谦,今晚到为师那里小酌聚话,有些事跟谈谈。”

    徐晋连忙恭敬地答应下来,师二人又简单地聊了两句便分道扬镳,各自安顿去了。

    “徐大人请留步!”

    正当徐晋行到东安门附近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回首一看,只见三人官员正快步追来,其中两人正是张璁和霍韬,第三人徐晋并不认识,但正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第三人估计就是新贵派的二号人物桂萼了。

    果然,三人行到跟前见礼,霍韬便陪笑着介绍道:“徐大人和张大人是同年好友,就不必下官再介绍了,这位乃刑科都给事中桂萼桂大人。”

    桂萼的年龄跟张璁差不多,均是五十出头的样子,不过这位桂大人面形狭长,下巴尖尖,脸色略显泛黄,似乎健康壮况不佳。

    徐晋拱了拱手微笑道:“原来是桂大人,幸会幸会!”

    桂萼赶忙还礼陪笑道:“徐大人客气了,下官愧不敢当,不敢当啊。”

    张璁此刻却是满脸春风,完全没有了当年的颓唐,在徐晋面前依旧能保持着不卑不亢的笑容。这也难怪,自从去年被召回京中任职,张璁越来越得嘉靖帝倚重了,虽然官职还没升上去,但嘉靖帝在政事方面经常会咨询他的意见,所以张璁目前俨然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

    张璁也因此越来越自信,并不觉得自己比徐晋低一头,而且张璁以为,只要自己助皇上板倒杨廷和一派,日后自己的地位甚至能压徐晋一头。

    “子谦兄,一别经年,趁着今日天色还算不错,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坐落小酌几杯,一聚同年之谊?”张璁笑咪咪地发出了邀请。

    徐晋那里猜不出张璁邀请自己的企图,聚旧只是借口,实际怕是要拉自己入伙对抗杨廷和,于是故作惋惜地道:“今晚怕是不行了,恩师招见!”

    霍韬和桂萼闻言不由露出失望之色,张璁也是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但正所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尊师重道无可厚非,总不能让徐晋推掉恩师的饭局,于是遗憾地道:“原来如此,那只好改天再约了。”

    四人正说着话,却见三人从旁经过,为首者不是别个,赫然正是内阁首辅杨廷和,另外还礼部尚书毛澄,以及翰林学士石珤。

    尽管目前新贵派和濮仪派闹得不可开交,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张璁桂萼等人连忙施礼问好。徐晋亦客气地抱拳行礼道:“下官见过杨阁老、毛大人和石大人。”

    杨廷和淡然地点了点头,毛澄却是冷哼一声,而翰林学士石珤是有名的臭脾气,他扫了一眼徐晋四人,冷声道:“一丘之貉!”

    张璁三人均面露怒色,徐晋却是神色平静默不作声,倒不是怕了对方,实在是不屑跟石珤这种屎坑石头对喷,纯粹浪费口水。

    杨廷和欲言犹止地瞥了徐晋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一拂衣袖径直行了开去。石珤本来卯足了劲儿等徐晋回喷的,谁知徐晋根本不接招,一拳打空的石大人也只好悻悻地走了。

    霍韬盯着石珤的背影,怒道:“自以为是的老家伙。”

    张璁瞥了一眼神色平静的徐晋,故意压低声音道:“听说杨阁老对子谦兄出兵满喇加的事颇有微词,而对设立南洋都护府更是非常不满,甚至有言官已经上疏弹劾子谦兄擅作主张,拥兵自重,子谦兄不得不防呀。”

    徐晋皱了皱剑眉,拱手道:“谢过秉用兄提醒!”

    蒋冕谈然地点了点头,杨廷和欲言犹止地张了张嘴,不过最终什么都没说,一拂衣袖径直行了开去。

    “健斋,旅途疲惫,老夫这便也安顿去。”蒋冕对着费宏拱了拱手,也径直行开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