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怨骨

作者:起床难 |字数:5336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长生道大判官心存疑惑,去而复返容器石室之中,查看容器后见其无恙,出了石室。却见到了刘洋,同时遭到了对方的怀疑。而木青冥见癞头和尚犹豫不决,显然不愿意将手中九个夜啼儿交给他后,亮出了鬼市市主的佛珠。癞头和尚见佛珠后,决定把夜啼儿交出去。引出来夜啼儿到手,木青冥准备开始重制百幻图。妙笔妙天夜探义庄,老松树下却有九具小儿尸骨,但却骨殖乌黑,怨气深入骨髓,已成怨骨。

    结界之中,阴风忽起,咆哮飞掠。

    四周草木随风摇晃不停,摇晃下草木落叶落花不断,枝干逐渐枯化,空具其形。再被横冲直撞的阴风一吹,顿时注意碎为一阵阵褐色的粉末,在结界之中飘散开来。

    癞头和尚长期以鬼气育花,这花倒是是娇艳了不少,但在草木对鬼气有了依赖性而上瘾后,离开了鬼气的养育,草木会历时死亡。就像现在一样,它们不但瞬间枯死在了木青冥他们眼前,还成了一堆粉末散落在地。

    原本放眼望去的一片翠绿娇艳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透着死气沉沉的四散风尘。

    癞头和尚看得一阵心痛,不由得面露惋惜和悲切之色。只是这结局他早已心知肚明,也是天命不可违,这癞头和尚纵然伤心,却也知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唯有叹息却无强求。

    在养小鬼的邪术解开时,那几个呆愣的夜啼儿顿时呲牙咧嘴,青乌发黑的脸上一片狰狞,各个都是一双小眼睛使劲圆睁瞪大,眼底同时浮现冰冷的凶光。

    离开了养小鬼的邪术,他们立刻恢复了意思,露出了他们的本性,恨不得立刻把饲养他们的癞头和尚,撕个粉碎。

    木青冥早有准备,手中红纸准备了那些夜啼儿,迅速一转。只见那红纸如手帕一般,在他掌心之中飞速旋转而不落,纸上图画符文中,有耀眼红芒乍现。一时间,结界之中遍地都是赤红,如同烈焰火光照耀。

    几个夜啼儿还没来得及扑到癞头和尚身上,就被那耀眼金光笼罩其中,顿时浑身有如石化,动弹不得。

    随之一个个化为一缕缕黑烟浓雾,被吸入了旋转下的红纸之中。

    当最后一个夜啼儿被吸入那红纸之中后,红纸停下了旋转。纸上画出的符文星辰,还有四灵图案间,多了几个面目可憎,五官狰狞,凶相毕露的小孩图案。而这九个小孩图案中,无不是横眉倒竖,双眼满溢怒火。

    只是鬼已成画,这九个夜啼儿也被缚魂术压在纸上,无法从这张红纸中挣脱而出。

    木青冥慢条斯理的折起了红纸,将其收入袖中后,顺手摸出一粒指甲盖大小的赤红药丸,抛给了癞头和尚,接着抱拳拱手道“多谢。”。

    三个红衣厉鬼和六个缢鬼早已送去了仙姑那儿,现在又有了这九个夜啼儿,百幻图就可以开始重制了。

    癞头和尚接住了从身前滑落的药丸,拿在手上一阵把玩打量,顿了顿声的木青冥又道“这是我家秘制的桃棘丹,有很好的驱邪功效。你长期与小鬼为伴,体内已沾上了诸多邪秽鬼气,光靠佛法一时间难以化解,不妨试试这枚丹药的奇效,也能早日不受鬼气侵体之害。”。

    癞头和尚拿着那枚丹药,当下寻思着“虽不知此人是什么来头,但体内并无邪祟怨念,又与奇人异士中,那德高望重的鬼市市主是朋友,应该不至于害我。更何况他想要的夜啼儿已经给了他,这药想来还是吃得的。”。

    想到此,癞头和尚抬手起来,把掌心丹药往嘴里送去。

    丹药入口即化,癞头和尚顿觉喉咙中忽生清凉,向他体内各处四溢。不过片刻,便是神清气爽,体内经脉运气舒畅。而侵体的鬼气,大多也随着他肚子微微隆起,并发出一阵咕噜作响后,一声不雅屁从他股后传来,直吹得他身上破烂脏乱的袈裟鼓舞。

    癞头和尚顿时脸颊发红,面色尴尬。

    “忘了告诉你了,这药有点副作用。”对面的墨寒掩嘴偷笑,木青冥也淡然一笑,手指挠着脸颊,不好意思的说道“一时三刻内你会不断的打嗝放屁,但也能借此把侵体鬼气派出体外。”。

    他话音才落,正要开口骂他的癞头和尚,双唇一张,便是一个响亮的饱嗝,带着一阵恶臭从他嘴里蹦出

    自从元代开始,滇西古道上,便有九关十八铺,设置在这位于丛山峻岭间的南方丝绸之路上。

    而这黑林铺,便是这九关十八铺的第一铺。任何从昆明到大理丽江的马帮,出城都要经过黑林铺这儿。因此此地虽然地处城外郊区,白天却也热闹。

    山间铃响,马帮来往。此地多数人就看到了商机,于是在路边摆起了茶摊建好了茶舍,迎来送往着马帮们。而茶摊和茶舍的门前,无不是矗立着一面写着“茶”字三角形白旗,茶舍之外摆着方桌和条凳,马帮们途经此地,都要喝茶小歇一下。讲究点的还要来半斤肉和二两白酒,吃饱喝足了再继续上路。

    既然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死。有生有死之地,自然少不了要有义庄。在这黑林铺中,位于远离集市的山坡上,那片漫山遍野的松树之间,就有一座义庄。

    与多数简陋的义庄一样,此地的义庄也是三间小屋围城的一个小院落。院门常年不上锁,只是把门拉上。反正这义庄之中除了荒草和纸钱,剩下的只有香烛和尸体,响马盗贼等落草为寇的恶人,都看不上眼的地方,自然也没有贼人来惦记。

    更何况把尸体停放在此的,多是马帮成员。若是路上出现了意外,马帮成员意外身亡时,他们暂时不好带着死去同伴的尸体入城,他们就把同伴尸体暂且搁置在义庄之中。

    等进了城,马锅头给找了棺材匠,打好了棺材在请人抬到此地,收敛了尸体后拿去体体面面的下葬。

    这马帮在西南地区,可是势大得很,与黑白两道都有交集的他们,绝不比那些落草为寇的贼人势弱,大一点的马帮不但有自己的货栈客栈和马栈,甚至还有配备着枪支的护院家丁和护卫队。与其能抗衡的民间势力,只有盐帮和丐帮。哪个贼人都不敢昏了头,损坏或是盗取马帮的尸体的。

    更何况义庄这种地方,就算不停放着尸体都阴森森的,寻常人都觉得里面晦气,谁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此。

    因此这义庄虽然无人看守也不上锁,但绝对没人进去偷盗,也无人会来义庄里作恶作乱的。

    妙笔和妙天奉命,以匿迹咒藏匿了身形气息后,悄然出城,直奔此地而来。

    他们多没来过黑林铺,只能是好提气踮足的飞跃前进。但一到此地,就在黑暗中找到了义庄的位置。

    但凡义庄,必有尸气和死气弥散升腾,只因多有死尸停放的缘故。据说有的义庄停放死尸过多,年代又是久远,把义庄扒了的时候,都可以看到被尸气侵蚀的地基下,土壤全是乌黑,有如被烈焰烧过一样。且随便抓起一把,都是冰冷有潮湿的。

    所以妙笔和妙天只是开眼一瞧,就见到了山坡上松林间,徐徐升腾的尸气和死气。立刻寻着那尸气和死气而去,就见到松林之间那座单独小院的义庄,孤零零的立在山林之间。

    “就是这吧。”问着此话,妙天环视四周,只见得四周古松林立,躯干屈曲,一束束针似的叶子在萧瑟的微凉夜风中摇摆。

    但却并未探查到附近一里之内,有他们之外的人类气息,妙天索性是开口人言,不用那意念传音。

    妙笔点了点头,凝神细看身前不远处,冷月寒星之下的那座由斑驳院墙,烂木头制成的掉漆院门组成,屋顶和墙顶长了不少野草荒草的义庄,看到了几个孤魂野鬼,正在院落上空绕圈飞舞,时而猛然吸气,把院落中弥散升腾的尸气和死气吸入口鼻,顿时面露惬意和舒爽神色。

    只有尸气和死气浓郁的义庄,才会招来这些孤魂野鬼。

    山中夜风一吹,院门微开微合,门板上断断续续响起了嘎吱吱的声音。妙天一言不发的围着这义庄踱步而行,片刻后来到了义庄后站定,紧盯着半丈开外,那株躯干盘成三个圈,有如向上的旋转楼梯一样,徐徐向上生长的奇怪古松,微微皱了皱眉。

    妙笔跟了过来,站在妙天身边,举目注视着他目光所及之处。细看几眼下,发现那株古松还是自然生长成这个模样的,并无人为造型的痕迹,是挺神奇的。

    更重要的是,树下环着一圈暗红色的怨气。锁在了树下,围着树根附近环城了一个直径三尺的圆圈,聚而不散。

    据墨寒意念传音所述,九个夜啼儿是被毒死的,并不是自然夭折,所以怨念极重。而义庄这里,只有这株老松下有怨气,想必癞头和尚就是把夜啼儿的尸骨,埋在了这里的树下。

    妙笔把双手抬起横在了胸前,飞速捏出锁龙人“山”字诀中几个手诀,那老松树下泥土历时裂纹顿显,自动翻涌起来,有如波涛一般。

    冰冷的月光下,土块抛飞溅射,土中石头滚动。只是须臾之间,松树脚下土地上就翻出了一个深深的土坑。

    妙天收了手诀,土块不再抛飞,石头不再滚动后,与妙笔一起走上前后,站到了土坑边低头一看,就见到那坑中确确实实,整整齐齐的躺着几具尸骨,在树根外环城一圈,尽数都是头颅对着树干。

    这几具尸骨大小来看,不过是五六岁的小孩。暗红色的怨气,正是从这几具尸骨头颅的口鼻和空洞的眼眶之中,徐徐升腾而起的。

    而怨气早已深入了骨殖,让这几具尸骨并不雪白,全部都已经变得乌黑如铁一般,成了怨骨。

    什么是怨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nbsp;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