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心如云月莫问情 第一百五十章 地宫惊现鬼叟影

作者:粒子世界 |字数:610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跟着怨力的行迹,易寒在巷间几经辗转,大概一个时辰后,他终是停下了脚步。

    此刻在他的面前,有着一串向地下行去的石阶,石阶由平整的石块拼接,在石隙间,有着无数青黄交错的杂草钻出。易寒的视线沿着石阶向前看去,尽是黑漆漆的一片。

    如今,他跟随着的那股怨力已进入了其中。

    在原地踌躇了须臾,易寒一咬牙,向下走了去。

    这是一道通往入口的长廊,易寒的身影刚刚踏入黑暗,一股阴湿的气息便猝然扑面而来。

    易寒左手掩住口鼻,同时右臂一挥,几束灵力匹练顿时出现,而后化作了一个个明亮的火团。

    随之,易寒眼前的视线骤然变得明朗起来。

    忽然,易寒脚步一顿,看向了长廊两侧的石壁。

    借着火光,易寒才注意到,在石壁之上,有着一幅幅结满苍苔的画刻。

    画刻上,有着重重殿宇,层层楼阁,道道宫墙,错综相连。在其中的一条条街巷上,还有着无数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是……”易寒边往里走便看着画壁,忽然,他似想到了什么,瞳孔猛地一缩,“这刻画的分明是外面空城的景象。”

    易寒看着画刻上的殿宇楼阁,一阵熟悉,忽而想起自己进入城池后所见,刹时反应了过来。

    长廊笔直,约有百丈,不觉中,易寒观摩着画刻,已将近尽头。

    画壁之上的内容,无非是镌刻着城中的热闹景象,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不过易寒如今所站的位置,画风却突然改变。

    城中,依旧是那番繁荣景象,不过在天空之上,却突然伸出了一只大手。

    下一幅画刻之上,便是大手撼下,人们惊惧纷逃的画面。

    接下来,不计其数的修士出现,并于地宫之上的虚空站立,周身异象衍化,向大手迎了上去。

    易寒再往下看去,画刻消失,他已到了尽头。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只手……”易寒再次看向时刻中的半截手臂,没来由得冒出了一脊冷汗。

    摇了摇头,易寒转而看向了身前。

    他已至长廊尽头,这里有着一扇半开的巨大石门,易寒向里面窥探而去。

    一片阴暗。

    易寒见状,驭动起那几团灵火,顿了顿,侧身走了进去。

    这是一座地宫。

    原本明亮的灵火,进了石门内,却犹如化作了几团萤光,应是这里的空间极为开阔,致使灵火的作用开始变得微乎其微。

    此刻,易寒盯着前方犹如一只蛰伏巨兽般的黑暗,心脏地跳动止不住得快了起来。

    同时,令易寒骇然的是,跟随至此的那一股怨力,他已感应不到了,因为在他身前的黑暗中,无一处没有着怨力存在。

    易寒头皮一阵发麻,好在他已闭了声听,不会受到怨力的干扰。

    在原地平复了片刻心绪后,易寒借着萦绕己身的几团幽光,脚步顿时迈向了前去。

    在行出了几丈距离后,易寒脚步戛然一顿。

    在他身侧,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易寒勾过一团灵火,同时,他也俯下了身,想将其看得仔细。

    待灵火映照其上的一刻,易寒瞳孔猛地一缩,躯体更是止不住地颤动了一下。

    那赫然是一具盘坐着的死尸!

    不知是否是身处地宫的缘由,死者的躯体并未腐去,而是成为了干尸,通过其容貌,还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中年男子。

    这具干尸着实将他吓了一跳,不过对方已然身死,便没了威胁,易寒舒了口气,便欲抬起身来。

    不过,还不及他有所动作,突然看到了干尸胸襟中露出的一角异物。

    易寒口中道了声罪过,缓缓探手,将其抽了出来。

    乾坤袋!

    易寒看着手中之物,神色一动。

    “这里的尸骸必然不止这一具……”

    易寒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些想法,不过一想到这里遍布的怨力,他顿时摒弃了这股欲念。

    “这怨力定是从这些死尸身上产生的,其中,也必然有着包含了意志的怨力存在,若是亵渎了其尸身或者遗物,介时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

    想到此,易寒摇了摇头,不过盯着手中的乾坤袋,易寒犹疑了片刻,还是选择收了起来。

    随后,易寒继续向前走去。

    如他所料,还没走出几步,他又发现了一具干尸。

    接下来,他越是深入,便越是心惊。

    走了十余丈的距离,他所见的尸体,已有百具!

    忽然,易寒脚步一停。

    他在身侧,发现了一张结布蛛网,落满灰尘的石案。

    其上,有着数百条木牍散乱摆放。

    易寒蹲下身子,向其中一条木牍拿去。

    不过在他将触木牍的刹那,身体却骤然一僵。

    “这里有人来过!”

    此时,易寒的目光正死死盯在木牍表面的一层尘土之上。

    其上所落灰尘的厚度,与石案上的相比,浅了太多,而且在石案之上,易寒还发现了几道指迹。

    “不过看这木牍之上再落的灰尘,来人到此的时间,距现在少说也应在两年之前。”

    想到此,易寒稍稍心安,径直将那条木牍拿了起来。

    “此天已非彼天,夫物芸芸,我等已尽入幽囚……”

    易寒将上面的灰尘拂去,而后字斟句酌,将其读了出来。

    因石案上的木牍散乱,顺序已然错秩,易寒将这一条读完后,便不知接下来到底该拿取哪一条。

    无法,易寒只能随意拿起几条,企图获取一些有用的讯息。

    “孟谷借阅老夫饿鬼道法一观,至今尚未归还。”

    “徒儿萧墨剑道大成,我方月门振兴有望!”

    “……”

    “中州,乃四野朝慕之地,世间百余化境修士,尽皆赴此修行。”

    “这里是中州之地!”在看过这一条木牍后,易寒神色顿时一凛。

    他曾于黎母和封子交谈中听及过此地的存在,似乎是个极为神秘的地方,但他也未对其有过深究,如今随着逃亡,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踏入了这里。

    “世间百余化境修士,尽皆赴此修行……”易寒忽然蹙起了眉头,当世达到化天境的修士,莫说百余,出现一个,都是极幸之事,可这里,曾经却出现了那么多。

    “那他们如今又到了哪里?”

    由此,易寒忽地想到了破碗的来历。

    “那破碗便是从此地经由子母之手,流转而出。画姐姐曾说过,破碗是一个化天境修士用自己的化天世界炼化成的一件身外之物,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难道……”易寒忽然眸光一亮,“与长廊画壁之上的那只大手有关?”

    想不通为何,易寒不再琢磨这些。

    又翻看了片刻木牍,其上记载的大都是闲碎琐事,易寒刹时没了兴致,就在他起身准备向他处走去时,离他前方不远,一个摆着奇异姿势的人形轮廓顿时吸引了他的注意。

    易寒神色一动,走上了前去。

    在他面前的,依旧是一具死尸,可怪异的是,他却是站立之姿,而且双手还呈着拘捧之状。

    “他的面容似乎还与之前所见的死尸有着不同……”易寒又发现了什么,驭起一团灵火向对方的脸上映照而去。

    这是一个老叟,他的双眼阖闭,脸型消瘦,可观其面颊,却似乎有着一丝血色存在。

    正待易寒又往前靠了靠,准备看个仔细时,老叟的双目倏然睁了开!

    于此同时,易寒乾坤袋中的破碗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

    老叟眼中浑浊,可此刻迎着灵火,却显得一阵眸光熠熠。

    “易寒小心!”值此时,画中仙的声音也传了来。

    登时,易寒脑中嗡的一声,毫毛尽皆炸起!

    “鬼……鬼啊!”易寒颤抖着声音喊了声,猝然施展九劫鲲鹏法,向出口逃去。

    在易寒折身的刹那,老叟神情突然露出悲怆,用苍老的声音道了声:“你拿走了我的碗,我那么吃饭……”

    “还我的碗……”

    言语间,老叟向易寒追了去。

    此刻,易寒正露着一脸的惨白,喘着粗息,没了命地狂奔着。

    方才的那一幕,让他感到悚然不已。

    “罪过罪过,罪过罪过,老人家,我不是故意打扰你安寝的,你继续睡,不要追,我现在就走!”易寒口中一阵碎碎念。

    “还我的碗……”老者速度看起来不紧不慢,可却始终跟在易寒背后。同时,随着易寒开口,老叟也在一声声呼喝着。

    可由于易寒为了避免怨力的侵扰,已闭了声听,老叟的这些声音,他听不到一丝一毫。

    如此这般,易寒奔行了大概有近一个时辰。

    此刻的他,已然出了城门。

    在发现身后不见了老叟的身影后,易寒刹时松了口气,而后停了下来。

    “这老叟并非鬼类,似乎……他还活着!”就在这时,画中仙的身影出现,让易寒打开声听,之后凝目看向了城中。

    “还活着?”易寒神色顿时一滞。

    “方才,我好像还听到他说什么将碗还他?”画中仙接着道。

    “碗?”易寒在后怕中,露出了一抹诧异。

    “难道是……那只破碗?”想到老叟拘捧状的双手,易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接着开口道,“这只碗莫不是子母二人从他手中拿来的?”

    “那岂不是说,他是一个化天境修士!”易寒继续往下揣测,越想越是心惊。

    “还回去吗?”画中仙问道,她也觉得易寒的猜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好不容易逃出来,还回去干嘛!”

    易寒舒了口气,当即回到。

    纵使他回去将破碗还给了老叟,可他不知对方心性,若是老叟就此将他杀了,且不是白去送了性命。言语间,易寒便欲掏出天梭,离开这里。

    突然,易寒动作一僵,似是想到了什么。

    “云婵还在里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