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草木皆兵入七牌

作者:韦小宝 |字数:51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王涛平静的说道:“这里现在很安,麻烦的是我们不知道是谁想搞鬼,目的是什么?”

    的确如此,如果车行在路上,十几米高的悬崖上发生了什么事儿,下面的车队一无所知,这些石头足以让整个车队无法前进,甚至还会带来不小的伤亡。可现在他们三个站在崖顶,眼看着这些石头,就完没问题了。

    真正的麻烦,来自于布局的人,他的目的是什么?有多少人?是否会因为布局被破坏而就此放手?

    其实车队并不重要,几百万的物资,相对于省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带队的只是一位过气的文化厅副厅长,正式人员也只有小猫三两只,就算部损失掉,都不算大事儿。

    问题是,送书下乡是政府行为,除了纯粹物质上的东西之外,更重要的是代表政府的善政,有人蓄意破坏,这事儿可大可小,在查出执行者和幕后策划者之前,王涛也无法确认这件事到底会闹多大。

    和贝蓓这种在蜜罐里泡大的女孩不同,王涛的经历相当精彩,当过兵,上过反恐战场,真刀真枪的与人厮杀过,见过血,杀过人,受伤之后才回到地方,这些年在申城作警队总教官,包括特警、武警,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教导。

    这种人的思维,自然与贝蓓这种一直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女孩,相差很远,有时候想的太深了,反而会误入歧途。

    看着车队向前走了大约一里地,又停了下来,三人这才返身下了悬崖,回到车队之中,贝蓓上了前车,向赵厅长汇报。王涛皱着眉,向上级请求支援。

    收到王涛的请求,公安厅的几位领导,差点怀疑王涛精神出了问题,一只送书下乡的车队,居然向省厅求援,他提出的要求太离谱了吧。

    先是最近的武警支队,不少于一个连的兵力,接着是空中支援,直升机沿车队的路线,检查路边悬崖上方,以及路面和路基下,是否异常。

    搞什么?平时挺好的一位教官,战争综合症发作了吗?这里是内陆大东北地区,你以为是非洲还阿富汗?申城的公安局长,事后还真的请教了一位心理学专家,想知道战争综合症的潜伏期到底有多久。

    “王教官,看看你的车窗外,你所处的地区,有一场暴风雪,接下来的十二小时内,风雪会越来越大,你觉得这个时候,出动直升机现实吗?我们是公安系统,不是军队,省的警用直升机有多少,你应该很清楚,它们的性能如何,需要我告诉你吗?”

    领导的声音让王涛清醒了几分,刚才的确过于冲动了:“那好吧,我请求地面支援。”

    “局里已经锁定了你的位置,车队距离七牌镇并不远,现在带着车队马上出发,到七牌镇的时候,你会看到支援的。”

    “是。”王涛应了一声,收好电话,看着车窗外的雪,苦笑了一声,自己太敏感了,在这样的天气中,对手的第一次行动被破坏掉,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第二次布局,除非他们拥有大量的人手,以及先进的设备。

    事实上这根本不可能,如果真的有,眼前这个布局就成了笑话,几枚火箭弹的效果,绝对要好过一堆石头。

    从对手的第一次布局上,就能看出很多东西,人少代表他们能作的事情并不多,临时起意,代表没有准确的情报,使用的是石头、火药这些简单的东西,证明对手最多只是犯罪份子。

    “小贝,出发吧,今晚上在七牌过夜。”用车上的手台通知后面的车队,王涛坐在驾驶位上开车,这会儿,他当然不放心把车交给方凌云。

    也不知道是外面的气温太低,还是出于恐惧,进到车里的方凌云,身一直在颤抖,一股股寒意从身体里向外散发着,汽车内的暖风一点作用都没有。

    “你在害怕?”通过倒车镜,王涛轻声问道。

    “不……不知道。”方凌云的牙也在打颤,其实他知道,自己就是在害怕,这和儿时打架不同,他心里清楚,瘦子的目标就是他,那家伙甚至不在乎整个车队人员的死活,明显是个亡命徒。

    在方凌云二十几年的成长过程中,只在电视和新闻之中听说过这类人的存在。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要扯下胸前的佛珠和假货,一起扔出车外,或许这样,瘦子才会放过自己。

    很快方凌云就冷静下来,他知道这么作没用,瘦子不敢太过接近车队,风雪阻挡了视野,就算他手中有再好的望远镜,也看不到自己的动作。而外面的风雪会将一切都掩盖在白色的世界中,扔出去的东西,几分钟之内,就会藏身雪下。

    “好吧,平时你害怕的时候会怎么作?”王涛问道。

    方凌云心中一动:“睡觉,如果我害怕了,就狠狠的睡一觉,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当然不是方凌云平时的习惯,事实上,方凌云和贝蓓一样,是在温室中生长起来的,哪怕他和妹妹很早就失去了父母,可在经济上完不成问题。从小到大,根本没有多少值得让他害怕的事情。

    “那就睡一会儿,这里距离七牌镇不远了,最多一个半到两个小时就能到。”王涛认真的说道。

    一个因害怕而不停啰嗦的家伙,引起的麻烦远比一个安静睡觉的人要多得多,这会儿王涛需要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考虑眼前的事情,还要注意这段路上是否会有危险,一个安静的环境,显然对他更有帮助,希望这小子睡觉不会打鼾。

    刚刚受到惊吓,想要马上进入睡眠状态,这相当不容易,方凌云强迫自己什么都不想。说来也奇怪,原本心脏的跳动比平时快的多,一小会儿的功夫,已经平静了下来,不到三分钟,方凌云进入了梦乡。

    这正是方凌云所希望的,虽说在崖上,只远远看了一眼,可他还是想要试试,能不能在梦中找到答案。在看到瘦子背影的那一瞬间,方凌云第一个想到的是张放所说的瘦皮鬼,接着是这家伙绝对不会放弃。

    说不出任何理由,方凌云就是这么想,瘦皮鬼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拿不到佛珠,他不会罢手,自己会一直处于危险之中,而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也是之前他想要丢掉佛珠的原因。

    或许是距离风雪中的身影太远,在方凌云的梦中,并没有瘦皮鬼的身影,车队平安的到达了七牌镇,还看到了更多的警车和警察,在镇里最大的饭店,热热闹闹的吃着晚餐。

    接着,上吐下泄,这种滋味让他难过的想直接死掉算了。

    梦,醒了。

    “醒了?我们已经到七牌镇了。”还没睁眼,就听到王涛的声音,方凌云呼吸的轻重变化,很容易让王涛判断他的状态。

    “太好了。”

    “嗯。”王涛也是这么想的,看来是自己的问题,远远的可以看到一片警灯闪烁,很显然那是领导派给他的支援。

    至少有十辆警车,应该不会少于三十人,支援的力度和速度都非常快。王涛知道,这可不是因为赵副厅长,事实上,这支队伍里,姚婧婷和贝蓓才是让他们担忧的原因。

    “您好王警官,我们接到命令在最短的时间支援车队。”带队警官嘴里说的客气,看向王涛的眼神象看傻b。

    在省最贫困的地区,送书下乡的车队向警方求支援?你是在讲笑话吗?

    “从这儿向三河方向只有一条主干线,距离二十三公里的地方,悬崖上面有三处安排好的陷井,还有这些东西。”王涛很清楚对方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异地而处,自己怕是也会这么想。

    没有什么比火药、雷管和导火索更有说服力的,哪怕它们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危险,放在平民手中,甚至会被误认为是鞭炮上的一部分。

    “雷管?”显然在三个物证之中,雷管的危险更大,也更容易让人信服。接过物证的带队警官认真了很多。

    “嗯,这东西在这里很普遍?”王涛问道。

    “没错,虽然谈不到普遍,至少有很多?”带队警官回答道。

    “原因?”王涛问道,别说雷管,这些年来,就算是鞭炮厂,都会受到严格的监管,雷管这种东西,鞭炮厂可用不到。

    “开矿用的,岫盐地区,除了国矿之外,还有上百家私人矿山。”警官解释道。

    “哦……”王涛就知道想要通过这东西查来源,基本没可能了。

    “都有登记,查出是谁家的不难。”警官肯定的说道。

    “算了,没必要查。”王涛摇摇头,既然这里可以很容易的找到雷管,以那人的身手,弄到手不难,可能丢雷管的矿场,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有麻烦了。

    “先安排诸位休息,晚上好好吃一顿。”警官说道,其实这支支援队伍,有一半是七牌镇的,另一半是各乡临时抽调的,真正的支援队伍,还在路上。

    “也好。”王涛点头应道,车队进入七牌镇,又有了支援,这让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