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恋人无意莫回头

作者:韦小宝 |字数:515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东陵帝凰都市天龙至尊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牧神记天阿降临

    一个空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百块买的石头卖三万,三十年时间,增值三百倍,文玩这个行业,还是很有搞头的,靠的是眼光和嘴皮子,玩文玩的越老越值钱,人也是一样,我的身体还不错,应该再努力一把,没准也能成为亿万富翁……

    接下来的言语有些凌乱,什么孩子的生活费有点少,家里的那些旧货应该再翻翻,那几枚铜币里好象有一枚挺值钱的,是再收藏还是出手?

    迷糊间,方凌云似乎听懂了,这声音的主人,应该是白天卖印石的老板,那块让他喜爱无比的印石章料,并非白天所说的八百元,而是一百块收到手的。

    恍惚间,方凌云清醒过来,头晕沉沉的,伸手摸手机,手中的印石滑落在枕边,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早上七点十分了。

    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昨晚上只是小酌一杯,连一两酒都没有,怎么如同喝了假酒似的,头疼的厉害。

    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昨天大半的时间,都在欣赏琢磨这块印石,晚上果真就作了与之相关的梦。

    一百块还是八百块收的,其实方凌云根本就不在乎,作生意的,嘴里就没一句实话,玩文玩的更是如此,信他才有鬼,只要自己喜欢就好,在三万块面前,一百和八百有差别吗?

    头痛的劲儿还没过去,手机就响起来:“张哥,这么早啊,才七点多。”

    “你就快点吧,不提醒你一声,就你的性子,肯定迟到,从浑南过来堵车,你还是早点出来。”

    聊了几句,方凌云放下电话,冲了个热水澡,明显感觉好多了,从冰箱里翻出一盒冰冻披萨,扔微波炉里打了三分钟,早饭就解决了。

    在衣柜里找出正装,穿戴整齐,方凌云长的不够帅气,四方大脸,再加上他的性子很沉,给人的感觉,要比他的实际年龄大上几岁。怎么说也是参加婚礼,不管是谁的,收拾一下是一种礼貌。

    下楼,开车,周日的车流果然要比平时多了不少,还好他是进城,看对面出城的车流已经堵成狗,真是让人心情舒畅啊。

    八点三十,车停在北市场老转盘的东北角,打电话给张放,问清了位置,距离不远,几分钟之后,就看到人群中的张放。

    十几个爷们站在一家茶楼前闲聊着,引得茶楼里的美女隔着窗户不时的看向这里,这群人不是来搞事儿的吧。

    “兄弟们,小方来了。”

    “小方,好久不见。”

    “小方啊,你上次欠我的印章,什么时候给我啊,都等你两月了。”

    “小方,一月末有个藏友聚会,我给你报名了,到时候联系,别忘了。”

    “小方,最近淘到什么好东西没有?有好事儿别把哥哥忘了。”

    “张哥、刘哥、沈哥、祝兄、唐姐……”

    十几个男女之中,方凌云认识的有一半,申城的文化气息并不浓郁,文玩圈子就那么大,转一圈,几乎都能搭上关系,相互认识很正常。

    总的来说,文玩就两个大圈,古玩和文玩。古玩是有钱人和梦想家的乐园,文玩就是纯粹的爱好者,两个圈子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大部分时间又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扰。

    当然,细分下去,那就多了,古玩界里就分成青铜、瓷器、字画、玉石、木器等等,上京、天京,南方的玩友们,小圈子极多。文玩行当里,也会分出不少的小圈子。

    申城没这么麻烦,玩的人本就不多,大圈子都没大到哪儿去,经常玩的,也就那几百人,再分小圈子就没得玩了。

    “小方,这位就是我的老铁,光着屁股一起玩大的,他叫卫东强,你叫他强哥就好,也是玩家,古董圈里的,自己开了个小店,有空带你去看看。”张放拉过来一个中年汉子,个头不高,身体很壮实,头比例要比常人稍大,看起来长的有点怪。

    “强哥好。”方凌云伸出双手问候道,平时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喝酒交朋友。其实他也知道,酒肉朋友不怎么靠谱,可他交朋友就一个目的,相同的爱好,大家一起玩儿,他从没想过,指着这些朋友能帮他点什么。

    方凌云交朋友的心态,和他玩文玩一样,就是纯玩儿,不贪不占,可以小小的付出一点,抱着这样的心态,能骗到我算你有本事儿,有这样的本事儿,被你骗点我也认了。

    “小方好。”卫东强的声音很沉,嗓子有点哑,拿出烟,用眼神询问方凌云。

    方凌云摇摇头:“强哥,我不抽烟,你们抽就好。”

    “走,人来的差不多了。”卫东强说着,率先走进茶楼,早上的茶楼很清静,除了他们,就再没客人,十几号人,四桌才坐下,这里是茶楼,不是饭店,四人的就算是大桌了。

    袅袅茶香,沁人心脾,方凌云平时喝咖啡多过喝茶,不算是行家,单嗅茶香,就知道卫东强点的茶水不会便宜,这哥们还算豪爽。

    “今儿请兄弟们帮个小忙,我不会说话,让张放说吧。”卫东强以茶代酒,一饮而尽。

    张放清清嗓子:“诸位兄弟,是这么回事儿,我这发小人老实,不太爱说话,前几年,刚开店的时候,遇到个姑娘,两人就好上了。我兄弟是供吃供住供花,养了她整整四年,本以为马上要结婚,结果那娘们跟别人跑了。”

    这故事不新鲜,拜金女什么时候都不少见,除了证明卫东强眼力不佳,没有识人之明外,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了。

    “当时强子就去找过她几十回儿,没用,人家找的男人有权有势,找的多了,小店先是被砸,后来干脆被封掉了,现在的店,是后来重开的。”张放继续说道。

    “这事儿早在一年前就过去了,当时我陪着强子喝了整整一个月的酒,现在想起来,脑袋还疼着呢。原本该放下的,强子是实在人,分了更好,损失的是那娘们。”

    这话儿有理,张放这哥们嘴皮子很溜,体院的,那也是老师嘛,,嘴上的活儿自然很溜。

    “这不,前几天有一部关于前任的电影,也不知道强子抽什么风,自己一个人去看了一场,这就停不下来了,一连看了八场,看一场哭一回,看一场醉一回,真想抽死他这个没出息的。”

    话少、肯干、重情,这个卫东强让方凌云刮目相看,这哥们不错啊。

    当然,这些都是从张放嘴里说出来的,以方凌云对他的了解,从这哥们嘴里说出来的话儿的,肯定要打个八折的。

    “不用这么看我,发小的哥们,他醉一场,我就得陪着,不过今天请大家来,可不是喝酒的事儿。”张放苦笑着看了一眼卫东强说道。

    “其实吧,分都分了,事情也过去一年多了,哭过醉过,没必要再提,一部电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偏偏这时候,那娘们寄来一张喜贴,什么玩艺啊。”张放说着,将一张大红的请柬扔在桌上。

    见异思迁,不念旧情,雪上加霜,这女的还真不是东西,也赶巧了,看着电影正在那在那舔伤口呢,你一张喜贴砸过来,火上浇油啊。

    方凌云琢磨着,这事儿,如果让自己遇到,就算他性子再沉,也有拎刀砍人的冲动,这哥们的性子有点弱啊,难怪今天找这么多人来撑场子,这是想搞事儿?

    搞事儿很正常,就看他想怎么搞,毕竟来的人中,除了张放是他的发小,另外两个是他的老朋友,其他人大半只是点头之交,还有一部分人,根本就不认识,是隔着朋友介绍来的了,这种关系,就算想搞事儿也搞不大。

    谁也不会为了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和人拿刀子对捅,把自己陷进去。

    “今儿就是请兄弟们来帮忙搞事儿的,不管是以前认识的还是新认识的,应该能看出来,强子这哥们性子有点挫,换我早就搞她了,还能等到现在。”

    张放果然会说话儿,听到这儿,原本有几位稍显紧张和犹豫的哥们,明显放松了,搞事儿不怕,就怕你搞大事儿。

    “搞点事儿,不为别的,就想出口气,恶心恶心那瓶绿茶。”

    绿茶?还论瓶的,张放这家伙说话还是这么不着调,不知道他平时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会不会也这副模样,误人子弟啊。看着眼前的张放,方凌云就知道如今的教育有多失败,人民教师队伍早该清洗了。

    “事儿不难办,今儿那娘们结婚,人多手杂,我们混进去,把强子准备好的条幅放到酒店正门,等婚车过来的时候这么一放,就完活儿了,趁着乱,大家放完条幅,马上撤退。咱不跟人吵架,也不动手,大家伙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张放摊开底牌。

    不用猜也知道,条幅上的字儿,肯定好不了,不会直接骂人,只会扎心。还别说,如果那女的,真象张放说的那么可恶,用这种手段恶心一下,还是挺解气的,又不会把事情搞大。

    看不出啊,老实人蔫坏蔫坏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