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心中有情难开口

作者:韦小宝 |字数:498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龙血战神九龙圣祖家有悍妻怎么破

    大红绒布为底,印石摆在上面,用单反相机,从各个角度,拍了上百张照片,过足了瘾,放在台式放大镜下,仔细的观察了两个小时,方凌云硬是没找到一丝人工合成的痕迹,越看越心喜,作假作到这种程度,假的比真的更有价值。

    手机响了足有半分钟,方凌云这才不情不愿的放下印石,抓起电话,来电显示一个‘雨’字,这才有些后悔,早知道是妹妹的电话,就不应该拖这么久。

    “小雨啊,不好意思,刚才上厕所,没来得急接电话。”方凌云的借口相当蹩脚,这话儿骗骗外人还成,想骗从小一起长大,聪慧如兰的妹妹,明显是找不痛快。

    电话里传来方灵雨清冷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疲惫:“不用解释了,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今年春节我就不回去了。”

    “嗯,知道了,自己多注意,别太累了。你的脾气得改改,哈福汇聚着世界各地,最顶级的精英,别什么都想争第一。”方凌云多说了几句,其实兄妹俩都不是话多的人,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一天到晚也说不上几句。

    “从小到大,我没当作第二,不习惯,我的事儿我自己清楚,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方灵雨轻哼一声,从八岁开始,兄妹俩的身份就有点颠倒,方灵雨更象是个小姐姐,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习,通常都是她在照顾方凌云。别看方凌云比妹妹大四岁,功课上不明白的地方,经常是妹妹帮他辅导。

    几句话之后,两人就无话可说了,方凌云知道,妹妹性子要强,能力更比他高得多,没办法象别人家那样,他摆不出哥哥的架子。随着慢慢长大,方灵雨也知道,多少要给哥哥留点面子,不好说的太过。

    “那就这样吧,早点睡,别太晚了。”方灵雨说完,挂断电话,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低头继续看书。

    国外大学的生活,远没有国内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悠闲,事实上,国外最辛苦的就是大学,自习楼、图书馆的灯光,从来都不会熄灭,来自各国的天才们,为了拿到一科a的成绩,拿命去拼。

    特别是哈福这样的学府,考进来不容易,想要毕业同样困难。花旗国的名校,出了名的难进难出,哈福被称为花旗名校,每年的毕业率,差不多在百分之六十左右,也就是说,读完四年本科,真正能拿到毕业证的,十个人里最多只有六个。

    听着是不是有点丧心病狂的感觉,在国内,毕业率很少有低于百分之九十五的大学,只要你迈进大学的门槛,就等于拿到了文凭。

    哈福的毕业率很夸张吗?在国人看来,的确是的,可你要查一下花旗国排名前百的名校毕业率就知道了,哈福的毕业率,在前百名校之中,还只能算一般,毕竟能考入哈福的学生,原本就是天才级的,在哈福这种学习环境下,这根弦永远都绷的紧紧的,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废城的德雷赛尔大学,毕业率更是低得令人发指,经常性的低于百分之三十,十个人里,连三个拿到毕业证书的人都没有,可想而知,这些名校对学生的成绩要求有多严格。

    方灵雨在国内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初升高拿的是省第一,高中一年级末,就考下雅思九分,高二就拿下gre,并拿到十二所国外名校发来的邀请函。

    这在国内,是一件相当立志的故事,可放在哈福,自己是那么的不起眼,刚到这里半年,四门主课,居然只能拿到一个a,两个b,还有一门功课居然是。

    啊,你知道代表什么?

    不及格!

    天才少女刚入大学半年,就有一门功课不及格,两门勉强过关,只有一门差强人意。看着同班同学之中,至少有十几个人拿到a+的成绩,这让从来都拿第一的方灵雨情何以堪?

    语言不是障碍,她知道,困扰自己的并不是书本上的知识点,而是东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国内的课业太过死板,而这里的教授,可不会因为你写出来的是标准答案,就会给你满分。

    恰恰相反,如果你满篇卷纸都是标准答案,得分会很低,在教授眼中,你不是作弊了,就是个死板的家伙,这样的人,走上社会,不仅无法与上下级进行良好的勾通,也无法与同僚完美的合作,很容易被孤立起来,无论是搞研究还是作生意,都没多大的价值,在学校里,自然是无法拿到高分的。

    何况,哈福的卷纸题目,几乎都没有标准答案,教授给分的时候,还会因人而异,同样的答案,不同的学生,得到的分数居然是不同的。

    个性这个词汇,在国内代表的是独特异行,在花旗国,多是用于赞美,代表着你拥有创造性。例如那位死去的暴君,不管他的性格多么被人诟病,不管他的事业有几次起伏,谁也无法否认,他创立的水果帝国,改变了球人类的生活方式。

    在外人看来,方灵雨是天才,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其实人类的个体差异,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大,天才往往是掌握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合理的安排时间,充分利用每分每秒钟,以达到最高的工作学习效率。

    天才,必须勤奋而努力,象哥哥那样的懒汉,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天才。

    同父同母同基因,同样的环境的下长大,张灵雨知道哥哥一点都不笨,就是太懒散了,而且兴趣爱好太多,牵扯了太多的精力。在他高中的时候,自己给了他几个暴机,只是稍稍振奋了一小段时间,就能考入华东师范,谁敢说他笨?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要羡慕别人耀眼的光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在那耀眼的光环下,付出的是多少汗水和不眠之夜。

    这会儿,方灵雨看的是一本社科类的著作,与她所学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可这类的书籍,却会改变她的固有思维,用更自由的角度,去看待世界。

    国人在花旗国读大学,两极分化的厉害,要么是拼命三郎,要么瞬间堕落在花花世界。专心学业的国人,通常很容易得到教授专家们的欣赏,肯吃苦的孩子,总是令人心喜的。

    就算东西方人的审美观相差极大,方灵雨那份孤傲清冷的气质,依然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海伦身为女性,也不自觉的被方灵雨吸引,为她单独开了小课,并且帮助她寻找原因,给她开出了一张长长的书单。

    只看书单目录,方灵雨都要怀疑人生了,这个学年,就算她不吃不喝不睡,甚至放下所有的课业,也未必能读完书单上一半的书籍。

    老哥这会儿,肯定捧着他的宝贝在自恋呢,自己永远想不明白,一块破石头,几张破纸片子,有什么好研究的?

    方灵雨猜错了,这会儿方凌云还真没时间继续研究印石,他正接一个哥们的电话,这哥们叫张放,是申城体院的一名老师,三十出头,性如烈火,说话作事永远都是风风火火。

    “明天是周日,你肯定没事,过来帮哥们一个忙,没问题吧。”

    “什么事儿啊?”方凌云问道,这哥们就这样,也不说是什么事儿,认为明天是周日,你就得有空,有空就得过来帮我。

    当然,这哥们也不是用人不当回事儿,你要是有事儿找他,他能把刚交的女朋友扔在一边,打车跑来帮你。

    就这性子,前后谈了十几个对象,硬是一个没成。要知道,如今的教师待遇可是相当不错的,体院的工作又不是很忙,家里有房有车,条件相当好。

    “一朋友的前任结婚,过去热闹热闹。”张放嘿嘿笑道。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方凌云有点晕。

    “我一发小,明天他前任结婚。”

    听着张放又重复了一遍,这次肯定自己没听错,这是什么情况?眼前浮现出一张宴席桌子,上面摆张名签,上书四个大字:前男友席!

    虚幻的宴席碎裂,方凌云肯定自己猜的不对,如果只是参加前女友的婚礼,他自己去就好,没必要呼朋友唤友,拉帮结队的去,人家也不招待啊。

    “什么情况?”方凌云追问道。

    “别问了,明天来了就知道,记得早上九点来,北市场集合。”张放说完,直接挂断电话,让拿着手机的方凌云独自凌乱,这都什么事儿啊。

    算了,不想这些破事儿,还是研究这块假印石,这才是好东西。把照片传到论坛里,让那帮子家伙涨涨见识。

    直到午夜时分,方凌云眼皮越来越沉重,依然舍不得放手,躺在床上,对着床头灯,不时的把玩着,他经手的章料,总有三两百个,这么奇特的,还是第一个。

    石料很规整,刻点什么好呢?蒙皮青田不能刻掉,这玩艺不值钱,却最有特色,一时间,方凌云也想不出更好的点子,或许应该请论坛里的高手,给点意见,可别在自己手里糟蹋了。

    迷迷糊糊间,方凌云握着印石,进入梦乡。

    白茫茫的一片,似雾非雾,粉红色的线条,若有若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