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瓦基里丝的推测

作者:二目 |字数:4577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这是……做梦吗?

    鱼丸眨了眨眼,高阶魔鬼不仅没有杀掉他,反而还要和女巫统领联系?

    不过面前的纸片和断裂的枪身告诉他,这并不是一场幻觉。

    他探身捡起那张纸片——后者没有包裹任何封皮,也未戳上蜡印,上面的内容直接展露无遗,尽管知道自己不应该去看,但他还是忍不住瞄了两眼。

    无底之境?

    神造之神?

    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让鱼丸反倒松了口气。

    只是单从文字来看,恐怕没人能想到,这封“信”竟是出自魔鬼之手。

    “对了,其他人!”他忽然意识到,现在并不是琢磨信件本身的时候,他还有好几个队友下落不明来着!

    “福克!卡迪亚!毯子——!”

    鱼丸一边大喊一边跌跌撞撞地向林中走去,初见高阶魔鬼时还不觉得,而当危机解除,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腿酸软的厉害,只有抓着树干才能站稳身子。

    片刻之后,林间传来了队友虚弱的回应声,“队长——队长是你吗?”

    一番搜寻下来,出发的小队一共找回四人,剩下的两人不见踪影,就如同消失了一样。

    纸条很快被转交到了上级军官手中。

    仅仅三天后,鱼丸便接到命令,要求前往辉光城面见罗兰陛下。

    而负责转运的,居然是海鸥号。

    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恐怕远不止一封信那么简单了。

    ……

    “结果如何?”结束询问后,罗兰向夜莺问道。

    “都是真话,你的士兵并没有撒谎。”夜莺耸肩道。

    “是吗……”老实说,罗兰也认为这不大可能是前线士兵编造出来的故事,只是情况极为特殊,慎重点总没错。毕竟此事在他看来,也显得十分诡异和匪夷所思了。“那么接下来我将进入梦境,有劳你照看了。”

    “你不说我也会的,”夜莺转身拉上窗帘,书房里的光线顿时暗淡下来。“你又要去见那个魔鬼了?”

    作为时常守在他身边的女巫,很难有秘密能瞒过夜莺——她也是唯一知道,那封密信真正出自谁手的人。即使不主动提及,只要听多了他和古女巫间的交谈自然会明白。当然,罗兰亦没有什么刻意隐瞒的想法,他之所以不透露给更多的人,主要是避免无谓的担心,特别是安娜。

    “毫无疑问,之前的信件已经失效,海克佐德又回来了。”他低声道,“而且战场上还出现了另一个强大的高阶魔鬼——你也看到了,如果这两人联手,会给第一军造成多大的麻烦。我必须在此之前,弄清楚它们的意图,而在这点上,无论是塔其拉女巫还是伊蒂丝,都提供不了多大的帮助。”

    如今可以说是一个“多事之秋”,无冬城正在遭受攻击,危机还远未解除,现在又发生了这样不得不优先处理的事情。

    “话虽如此,但对方总归是魔鬼,不要轻易相信它的话。”夜莺叮嘱道,“还有多带上几名神罚女巫,特别是灵。”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在梦境里特别能打。”罗兰望了眼仿佛隐没在黑暗中的女子,缓缓躺在了软榻上,“不过放心吧,我会多带上几个人的。”

    “快去快回。”

    “嗯,待会见。”

    他闭上眼睛,令睡意将自己吞没——

    半个小时后,罗兰在蔷薇咖啡馆见到了如约而来的瓦基里丝,并将鱼丸遭遇的情况完整讲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对方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沉思许久才开口道,“它们……在找我。”

    不知是不是种错觉,罗兰觉得瓦基里丝的动作越来越像一个人类了。

    “它们?你知道另一个人的身份了?”

    瓦基里丝抬头扫了他一眼,“塞罗刹希——也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沉默之灾。不过它很少脱下那套厚重的盔甲,所以你把它当成了其他高阶晋升者也不奇怪。”

    罗兰一时哑然,沉默之灾这个名号他当然知道,早在神造之神进入绝境群山时,希尔维便注意到了这只大君级魔鬼。他也通过前线所收集的多项情报,向瓦基里丝确认了对方的身份——魔鬼一族中少有的“夏利塔”,天赋极佳的狂魔战士,亦是传承碎片的前任看守者。甚至在碎片的引导下,他还曾和对方有过近距离的接触。没错,那名高坐在黑石王座上的盔甲敌人,正是沉默大君。

    只是他压根没料想到,对方隐藏在盔甲后的真容竟然是这副模样。

    “你确定它们在找你?”罗兰压下心底的惊讶道,“可这封信却是要交给女巫三席……”

    信上的内容十分简单,几乎和梦魇递出去的一样,只不过是把魔鬼文字换成了人类文字而已。这也是让他难以理解的地方,即使“女巫统领”知道了此事,对它们又有什么意义?

    “你不理解很正常,因为你不是我们。”瓦基里丝放下勺子,稳稳喝了口咖啡,“其实只要换个角度,就能猜到它们的意思。首先,我是因为寻找人类升格的缘由而失踪,如果还活着,那么一定依托于某个人的意识领域才得以存续,否则在意识海的冲击下,不可能将自我保持到现在,更别提向外传递消息了。”

    “而最有可能接触意识界的,是女巫?”罗兰问道。

    “当然还有你。”瓦基里丝坦然道,“不过考虑到我仍能传出消息,所以是女巫的几率更高——海克佐德推测我有可能说服了某位女巫,与其达成了共识,才有第一张纸条的出现。倘若我说服的是你,那么直接率领人类投降就好了,完全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你其实想说的……是控制才对吧?”

    “不用在意这种细节,”瓦基里丝并没有反驳的意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说服比控制形成的关系更坚固,因为后者是单方面行为,而前者是双方共同的理念所致。”

    罗兰忽然想起了爱葛莎曾说过的话,在第一次神意之战期间,有一些人类成为了魔鬼的信徒……他摇摇头,将思路挪回正轨,“可即使如此,它们也根本无从知晓,你究竟依托于哪个女巫的意识领域而存在。”

    “的确。不过想把一张纸条从灰堡送到狼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战争时期,有能力办到的必然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她应该在人类王国有一定的影响力,或者消息十分灵通。那么把信交给女巫统领就成了最取巧的选择——这事必然会引起高层重视,从而被寄信者得知。”

    瓦基里丝说到这里顿了顿,“另外你不觉得这份信过于简陋吗?正因为连封皮都没有,所以一路上会被多个人窥见其内容。如此一来,即使三席决定隐藏真相,被我说服的女巫也能通过别的渠道了解到信上究竟写了些什么——而她一旦知道,我也很快会知晓。”

    罗兰顿时恍然,原来信件本身并不是重点,送信这个行为才是天穹和沉默放出的信号。相比信上的内容,高阶魔鬼首次向人类发出讯息一事很难彻底隐瞒,他相信这几天时间里,鱼丸的遭遇肯定已经在晨曦北部的部队中流传开来。

    “我承认这么做需要一定的运气,但不得不说,这已是它们所能想到的最好选择。同样,它们的运气也不算太差……”瓦基里丝伸出手指了指罗兰,接着又指向自己,“你看,现在我不是知道了吗?”

    “经你这么一说,我倒能理解了。”罗兰微微前倾,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下一个问题才是重点,“你觉得,它们如今找你的目的是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