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士匡出使东南亚

作者:天鱼一星 |字数:3552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黄射、刘琦、刘基等人从菲律宾回来后,就积极组织人马准备去菲律宾开矿。其余招募移民的士子们,也都纷纷拿到优惠政策后回乡招募移民。

    黄射要把两万兵马带走,黄祖当然不敢答应。不要说担心突然出现战争,就是没有战争,也担心刘表有意见。刘表只给刘琦一万人马前往菲律宾,黄祖怎敢给两万。

    黄射一激灵,跟父亲提议发配囚犯去菲律宾开矿。黄祖一听,好办法。反正这些囚犯关在这里也是要干活的,不如带出去开矿。就这样,黄射组织了一万士兵和数千囚犯,还加上招募了一些贫民,共两万人前往菲律宾。

    刘琦一看,黄射这家伙有办法,自己只有一万人,富矿又被黄射抢先下手了,如果开矿人数还少过他,那收入就跟他差得太远了,便也跟刘表要了数郡囚徒一万人前往菲律宾。

    开发菲律宾的同时,袁耀又请士燮侄子士匡担任南海特使,利用士燮家族与东南亚商人的密切关系,让他出使东南亚各国,主要是为袁耀将来前往印度、安息、罗马帝国打前站。

    东南亚虽然在山区丛林之中还有大量部落,但是沿海、平原地带基本上都已经建立王国,袁耀当然不想发兵直接攻占人家地盘。

    但是,在东南亚沿海近岸有大量岛屿,袁耀计划通过购买的方式,买下这些岛屿,作为将来帮助开发东南亚的基地和贸易点。

    士匡很高兴接受了这个任务,由于他家族与东南亚商人往来很多,在交流沟通问题上不存在障碍,确实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工作。

    袁耀一再向他强调,必须用平等方式沟通和谈判,以免将来有大量后续麻烦需要处理。

    士匡跟随袁耀到过夷洲和菲律宾,亲眼看见袁耀如何跟土著人打交道。如果说开始时他还有些文明人对未开化部落的歧视的话,如今见到了羊续、戴乾在夷洲,吕布、陈宫在日本的工作情况,已经明白了袁耀所说的平等相待的意义。

    士匡向袁耀保证道:“公子放心,我一定想对待朋友兄弟一样,与南海各国国王、酋长平等对话,不负所托。”

    交州第一豪族子弟,交州的实际统治家族子弟,能做出这样的表态,袁耀满意地点点头道:“好,我放心。”袁耀拿出一张东南亚轮廓图给士匡,“这张地图你拿去,这是我根据南海各国商人描述绘制的,到了南海,你把各国形势图、海边大小岛屿标注出来,再拿回来研究。”

    士匡一看,这地图轮廓画得非常精确,不仅感叹袁耀的天才。其实这图当然是袁耀凭借记忆绘制的,但是海边岛屿众多,袁耀不可能都记下来,因此只好让士匡一路去一路标注。

    袁耀又道:“我给你一艘轮船,用新开发的交趾广宁煤田煤炭做燃料,方便你往来南海各国。”

    士匡高兴道:“谢公子,匡定不辱使命!”

    作为第一个乘坐轮船出使海外的人,这是相当牛逼的,士匡只做数日准备便乘船出海。许多在新港和熊猫城做生意的东南亚商人纷纷进货跟他同船前往,一边做买卖,一边也给他充当翻译。

    士匡第一次下南海一个月后回来,带回了新的地图,帮助袁耀标注了很多靠海的大小岛屿。袁耀圈下越南的头顿半岛、柬埔寨的富国岛、缅甸的阁西昌岛和新加坡岛四处,告诉他这是重点要买下来的地点,将来作为开发南海诸国的基地。其余大小岛屿,无主的就直接宣布为我大汉岛屿,有主的就算了。

    士匡得到具体任务,继续前往东南亚。

    桥蕤最终还是放弃江景,和陆勉一起在赭山下买了一块地,两家相邻建造房子。在建成前,只好继续住在总部馆舍。

    这些日子,闲着没事,就和陆勉到处参观。有时候到熊猫城周围各个学术、文艺、思想流派的总部去听他们讲学、讨论,有时候到图书馆查看这几年来发行的各种图书,研究人员们写的论文。

    在赭山公园山顶,看到赭山铁塔建筑现场,数千名工人,上百名士人,在大数学家徐岳和监造大匠袁忠指挥下干得热火朝天。

    徐岳光是做设计图纸和数学计算,就已经用了几十刀纸,只有遇到解答不了的难题,才去向袁耀请教。如果连袁耀也不懂,就大家一起研究攻关。

    “公子真是几乎无所不能,”徐岳这么对桥蕤、陆勉说道,“目前我们遇到的数学难题,都没有难倒过他。”

    徐岳如果知道袁耀在21世纪修过高数,就知道他所说的这些数学难题大多只不过高中水平的数学题罢了。

    袁耀按照规定给袁术服丧满三十六日后,便去向桥蕤夫妇提亲要娶大乔。

    桥蕤见袁耀亲自来提亲,奇怪道:“大公子为何不派媒人提亲?”

    袁耀道:“我知道婚姻大事,有各种礼仪规定,但是我认为那些繁文缛节,徒费时间和精力而已。熊猫城和新港正是靠废除很多不必要的繁文缛节,才有今天的生产效率。婚姻之事亦是如此。过去一次婚姻,从提亲到迎娶,中间经历数个环节,往往花费一两年时间,二三十次往返,让人疲于奔命。当初孝文皇帝将服丧期由三年改为三十六日,不让天下人在服丧中虚耗时光。我觉得婚姻之事亦当删繁就简,只要两人心意相通,各告父母,便可择日结婚,不必看中那些无意义的礼节。我正要在江东数郡提出这一倡议,若是连我都不愿实行,别人又怎么会响应?”

    桥蕤夫妇一听,顿时无话可说。

    作为饱读经典的士人,桥蕤当然认同儒家礼仪。可是如今袁耀所说,却也不无道理。在传统与革新之间,他一时难以做出抉择。毕竟,这是女儿的终身大事,他不想给世人留下话柄。

    “大公子稍等数日,我与夫人商定之后,再给你回复。”桥蕤只好用缓兵之计。

    袁耀走后,张夫人说道:“大公子这么做,太仓促,太突兀了。如果答应了,万一将来被人耻笑,大乔就一辈子成为别人的笑料。”

    “可是,如果连我们都不支持他,将来他如何说服别人支持他。”桥蕤有些无奈道,“不如,问问大乔的意思再说。”

    “问什么问,那丫头还不是向着耀哥哥,问了也白问。”张夫人道,“反正,我不同意这么草率把她嫁人”。

    桥蕤没想到,刚到熊猫城不久,就被袁耀出了一个难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黄大仙救世报图